💫过期药水✨

我是夜归。

不吃腐。
BG战士。
肉食主义者。

近期郑开司、伍六七着迷中。喜欢他和我的肉文(?)。

✨齐照。✨

天雷→郑开司腐向


老婆是kiko。

不太接受后宫起火。

小英雄/凹凸/宝石/齐木楠雄等等。

烦。

【刺客伍六七乙女向】快 睡 觉

✨ooc有。
✨轻微擦边球有。
✨很短。
✨粤语请自己脑补谢谢了。




“这么晚还不睡啊。嗯?”柒从你身后走近,刺客的职业使他可以掩盖脚步声,悄无声息的靠近你。











“诶…!我明明关门了你怎么来的?!”你瞪大了双眼看着他,他眼疾手快地拿走了你的手机。


























柒把你提溜到床上,帮你掖好被子。
“睡觉禁止看手机。不然。”
















“我就让你整夜都睡不了觉。”
他轻轻亲了你的脸颊。

“晚安。”







【梅花十三的场合】

“快睡觉。不然我明天不理你了。病人就要快养伤好起来。”

她伸手关掉你的灯。









“晚安吻。乖乖的啊。”

【刺客伍六七乙女向】强制要求

✨算。玩。S。M。吗。(喂)
✨合租前提。
✨没屁放辽。go↓






















【伍六七的场合】

“六七六七——”你拉着他的袖子,眨巴眨巴水润的大眼睛盯着他给你煮牛杂。





你很严肃:“我有一个想法。”趁他不注意伸手顺了一块刚煮好的鲜香牛肚,轻轻吹吹便放进了嘴里。

嚼嚼。

嚼嚼嚼。

…太!!好!!吃!!!了!!!!

六七是居家好男人啊…!!(感叹)


他操着剪子熟练地剪着冒着些许白色蒸汽的牛肚,听见你叫他,转过头疑惑地看着你。

“靓女怎么啦?肚子饿了?很快就好了放心吧。可以先吃大保刚做好的麻辣鸡翅哦…?”

他对着你狡黠地眨眨眼睛。

“啊对了,你刚刚说什么什么想法?”
他转过身去专注地调煮牛杂汤汁。




“壁咚我。”你依旧很严肃(大概)。





‘咚——’ 他手中的勺子落进汤锅。

“…?什么?靓女你确定?”
语调中虽然带点不确定的感觉,却已经转过身来紧盯着你。

“大概、确定…?”你看见他转过身弃牛杂于不顾,向你慢慢靠近,你感受到一丝微妙的不妙感从心底升腾而起。

突然想反悔了怎么办…………………

他伸出手把你轻按在墙上。
仿佛看出你心思般:“靓女说了可不要反悔哦?”



伍六七把手搭在你的腰上。
亲吻了你的耳尖。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伍六七你在干什么啊?????!!!!!

你脸红爆了。
不知道为什么脑子突然蹦出了一堆黄色废料。

“六七你在干什么啊……………?!我在开玩笑而已哦…?!”你颤抖着小小声说。

伍六七看见了你通红的耳尖与脸,坏笑着附下身来。“嗯?这可是靓女自己要求的哦?虽然是开玩笑但也要适可而止哦靓女。小心引 火 上 身。”

对不起有ooc了(痛苦)
明天写柒和十三的(?)
如果辣到您眼了很抱歉!!!!

【雷凯】相互斗争

✨意味不明
✨黑道(?)pa,正常公司关系→上司下属(大概)。
✨雷凯向。ky立刻去世。
✨走。

“喂,你。”雷狮叫住了一位站在他办公室门前的扎着高马尾的美貌女孩子。




“你是新来的吗。怎么没报到就直接过来我这里。”他皱起眉头,不悦的神色盈满那双紫色的眸。“虽然是新来的,这个排名可不像是要分到我所管辖的部门。”










“不能在头上戴那么大的星星。这点纪律都不懂吗。”



“难道是丹尼尔那边出了问题——?”
































“101。”


扎着马尾的女孩子转过身来,黑色长发柔顺地攀附在她的背上,滑出一个优美的弧度。



在转过身的时候,她的嘴边恶意的笑容堆积然而转瞬即逝。雷狮锐利的眼光捕捉到她笑容一角,眼尾带着凌利的神色想刺穿她的伪装。



戴着柔弱的面具,故作可爱的神情堆满了她的脸。











“你妈没教过你要有礼貌吗。见到可爱的小姐要问好。”


神色一变。

“啊——原来是雷狮大人。刚才的话多有得罪,我先告辞了。”

“凯莉…?站住。哼。你这个魔女怎么进来的。又黑了系统?”

雷狮不屑地盯着她。





“嘁。能黑进你们的系统是你们系统的荣幸。怎么?这种神情盯着我,我又怎么你们了?”凯莉带着娇俏的神色戏虐不已地盯着雷狮。

“不过真是稀奇呀。我们的雷狮海盗团团长竟然也会乖乖工作?”舔舐着棒棒糖,舌端抵着糖块在口中渐渐融化,糖液与舌头交缠拉出一道银丝。



雷狮盯着她饱满圆润的唇眼神一暗。




“…怎么。还不给了?”























雷狮捏住她的下巴。
撬开她的牙关宛如野兽般掠夺。
糖块在剧烈的亲吻下化成液体,草莓味的甜香盈盈双方的口腔。
分离时扯出一道银丝。

“惩罚的第一步。”

家人病危,真心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帮助,请帮忙转发一下朋友圈

但求一睡李承恩:

隔了那么久上线,居然是为了捐款,对此真是感到非常抱歉。


今年四月份,我的母亲被查出患有宫颈癌,为了挽救母亲的生命,投入了不少钱财,但可惜家里本身就不富裕,目前已经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


在此并不奢望大家捐款,只是请求大家可以在朋友圈里转发一下链接。


利用单纯喜欢着我的文章的姑娘们的善意,我心里明白这是一件很没有尊严的事……在这里只能恳求大家的谅解,毕竟生活在这种情况下,大概是没资格拥有尊严的。


 è¯·æ±‚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