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劣质苏打✨-

我是夜归。
is小号。
大号密码忘了(?)

不吃腐。
肉食主义者。

小英雄/凹凸/宝石/齐木楠雄等等。

着迷A班三巨头与心操人使同学,心里位置共列No.1✨✨
想被绿谷同学fa*k。

最近超沉迷瓢虫少女。
特别.喜欢.瓢x我x诺.
瓢姐心头好。
懒。

…………好想写吊哥猫咪被捡回家

勤快的话今天能发更新(靠)有什么我英乙女向太太群吗我想嫖了💤💤💤

真的好想写车


【我英乙女】短篇

练个手。

心痒痒了——。宇宙大车在写轰的前情——!

内含【出/弔】。 轰胜的明天更!大家请催催我!

顶风作案 30分钟写的(靠)


真的很短 大家看了后不要举报我可以吗(卑微)


























-绿谷出久-



























“绿谷同学,束手就擒吧。”










你趁着他走到无人的角落,快速扑上前去把他按进暗角凹墙里,右腿抵在他双腿之间的墙壁上,把人 禁 锢  在角落里。光  裸的肌肤磨 擦着绿谷出久裤腿的布料,对你来说既是一场痛苦折磨也是一种愉快享受。


“这是* .骚 .扰.哦。”


你的唇扯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听着自己的声音因为兴奋而变得柔软娇 媚,暗自惊奇xin  侵喜欢的人时原来会改变声音音色。



“什…?!”


你看着他惊慌的绿眸,清澈的眼底倒映出你浅浅的影子。


“这么一看,绿谷同学还挺好看的嘛。”

你伸出手,抚上他的唇。


明明是男孩子嘴唇却娇艳欲滴得跟个女孩儿一样。


修剪圆润的指甲带着缠绵/qin欲快速划过像浸着冰块与勾兑过伏特加的樱桃酒般色泽饱满的薄唇,美味得想让人来上一口,一醉方休。


“娇娇弱弱的男孩子啊——。”


你捏住了他即将发动one for all的手臂。


你用了点力气掐着他的下巴使他张开嘴,掏出一颗药丸扔进了他嘴里。药丸入口即化,融成一股液体窜进了他的喉道。


药效发作很快。

他暂时丧失个性与语言能力。

“还挺好用。不亏我与老板磨了一个小时才弄到。而且价格也不菲呀——虽然是父上大人的钱。”

你调笑般甩甩脱力的手。


他努力在屈 辱感与肾上腺素的支配下直视你的面庞,泪眼模糊之间却好像看不清什么。

你的覆盖形面具很好地遮住了你上半部分的面部,使你看起来像要去哪里参加某种不可思议的聚会。









“…看不清就不要看了啊………眼神好犯规……”你嘟囔。




(亲 /吻应要求屏蔽了)







“不允许走神哦——难道是我的吻技太好了、?可这才是第一次啊,与喜欢的人。”


你掰过他转到一边的脸,捏着他的下巴去审视他的眸子。

其实你只是想照照镜子而已。






然后你看见了脸蛋通红的绿谷出久与他唇边上几缕晶莹。

再然后你在他的「镜子」里看见了‘被欺负’得眸里盈着几点水光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样唇被啃咬得粉粉的面色酡红 衣 衫 不 整 的自己。




好丢人…!!


你这么想着并移开了眼,却不停下手中动作。


你拽开了他的裤链,隔着 * 裤 摩/挲着小绿谷。

虽然看起来很熟练但其实手法一点也不好而且手抖。


它在拽下裤链前一直是半 /*/起,不知道为什么在你的超差劲抚摸下 /bio /起了。


“…?好大…?”


你惊吓地弹开。


思考性地用舌尖舔了一遍唇。

下一刻便用手卷成一个筒状套弄磨蹭起来。


绿谷出久吞咽下唾液。


实在是太。刺激。了啊。

面色酡红就不用过多描述了吧。

再加上衣冠不整和一幅被  /*凌  /辱的表情。

谁都会忍不住吧——


他忍不住低喘起来。


生理上的快感几乎覆没了他,柔软温暖的小手包裹着他,在做着更 /色 /qin的事情。











你伸出空余的手摸了摸面部,瞬间惊慌起来。

干什么啊才这么点时间就要失效了?!面具太坑了吧?!


你品味着他潮红的表情,用指尖恶意地摁了摁溢出些许液体的铃口,阻止他发泄出来。




“绿谷同学抱歉啦——时间问题我得走了哦。”







你逃走了。






“他实在太可口了但是时间关系——太惨了啊!!”












第二天。


绿谷出久在你的班级门口拦住了你。

“XX,昨天的事情…再来一次吧。”

他摘下了你平时用来装乖乖女的平光眼镜,无视了你的震惊表情。












-弔-



你吻上了他的唇,美其名曰‘润唇膏’。


他低头望着你,夺回主权之际深深叹息。

“快长大吧,小姑娘。”















大家好我想交朋友!(大声)


我太偏心了而且赶时间很敷衍(被打)


【我英乙女】PⅠay a game

这篇是前戏吊胃口的。什么都没有。

「预告一下车。(霍/轰/出/胜/相/心/物)

很多pIay。只想sex,前戏多。」

过过风头再发完整版(?)

先不打tag。

严重背德有,久黑。





-绿谷出久-














体育老师拜托你去帮忙整理器材室。


“XX,我去帮你一起整理器材吧?”绿谷出久小跑着跟上你,他腼腆地抬起手摸了摸脑后的绿发。你惊讶的转过头看着他,想从他的双眼中看出点端倪,却被卷进那双浅绿眸子中蕴含的无数星光与耀眼的温柔爱意。慌张伪装起情绪故作镇定地轻轻笑起来:“麻、麻烦你啦出久君…!”








你们一起走向器材室。你边走边看着地面,回想你刚刚看见的他通红的耳尖,嘴角不自觉地挂上了盈盈笑意。绿谷出久跟在你的身后,盯着你的手。白嫩的手腕上环着一根发带。他之前从没见过你有过这条发带。鹅黄色的发带是丝绸的纹样,松松垮垮地环住你纤细柔软的腕,透出一股柔弱不堪又想让人对此施虐的无辜感。他知道,这根发带是上次一个与你同级的男生送给你的,你与那个男生有过一次在楼梯口开始的漫长谈话。刚好撞上这个私密的谈话,怎么也得算是一次巧合的偷听了吧?他露出一幅哭笑不得的模样。没关系,反正——他不仅偷听过一次,再多加一次也无所谓。






“XX,这个是我专程给你买的发带... ”男孩摊开手,一抹鹅黄静静躺在掌心。

“诶?专门给我的?”你本来就疑惑为什么不直接在教室走廊而去偏僻的楼梯口,听到这番话后幡然醒悟。定是男孩子心里不好意思吧, 你想。不过让别人专门去买这种东西送给你,实在太麻烦人家了…而且好漂亮啊、我实在配不上它……


男生见你久久没回神,便伸手抓住了你的手腕硬把发带塞进你的掌心。绿谷出久看到这幕,暗下双目。

“有点脏。”他轻轻从唇中吐出冰凉话语,继续凝视着你的一举一动。






你回过神,抬头看看眼前男生。“对不起、这个礼物我不能接受。”下一刻,男生的反应让你大吃一惊。“我喜欢你!”男生红着脸大声说,慌张转身跑走了。

“诶?”你握着丝带傻傻站在原地。






绿谷出久跳出回忆,抬头便看见了你无意识的笑。


是在对谁笑啊……笑得那么灿烂,难道是想起了那个对你告白的男生?还是你说的【喜欢的人】?好嫉妒啊………你从来都没有对我这么笑过…。

嫉妒像火一样从心脏开始燃烧,反复烫着他全身的皮肤,伸手一摸却完好无损。亢奋的情绪支配着他的大脑,每一根神经都在疯狂地叫嚣着占有你。








占.有.你.





想独自占有你。

你太美丽了啊——。














想把你那碍事的衣服全部脱下,扯断那根丝带,勾起你的舌头充满暗示意味的吸吮着。想啃咬你精致的锁骨,在你白皙的脖子种下标记,把你掠夺个够。






最好是被脱到一半,松松垮垮的领结搭在被解开了三颗扣子的白衬衣领上,半身裙的搭扣被拉开一半。眼里倒映着我的影子,不停呼唤我的名字。












你只能是属于我的。

炽热露骨的视线伴随浓烈占有欲像大网一样束住你的手脚。

他在你背后卸下那层单纯的伪装,深邃眼底掀起惊涛骇浪。





他愿意为了你坠落无底深渊。

他也正在坠落。
















车被我锁了!(大声)


老师们注意安全呀…!!

散年:

!!!!!!!!!太太们小心啊

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

还请尽快转发,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保护我方太太,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尽量多扩散,让他们都知道,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能保一个是一个,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对吧

我的tag不够多,也不知道其他的,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这样能扩散的更快

别去关注他,也别搭理他,放着他晾着他,微博能注册一个,就能注册无数个,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疯狗谁都拦不住,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

忍住了憋住了,把手管好把嘴闭严,不要管他,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多好的机会,谁能不想抓住呢〔笑〕〔狗头〕

道德是个好东西,但是他们没有,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

稳住,我们能赢

有的人觉得我有没有很多,同人超过十万是很难,但是就算没有超过,平白被查一下也不舒服不是?

💢💢💢💢太过分了

逢初霖:

呜哇,这个有点过分了

极夜无昼:

各位注意一下谢谢

槐安国师:

小伙伴们注意不要上黑车🙊

杰克猫咪:

快速挂人

注意到这位开车的,所有车链都是同一条了吧?
这个链接点了会打开支付宝 
很危险,不要点他的链接,会给他带来收益

挂人结束。

要警惕这种套路!不要随便点击网络上的链接!圈内发布的也要注意!

现实中和网络上都不要随便上陌生人的车!乘车认准脸熟好太太!

以下是他碰瓷了的tag和圈子
亓桃 
undertale chara frisk 人类组
德哈 drarry 哈利波特
复仇者联盟 Loki 洛基 throki
杀戮天使 ZR
我的英雄学院 欧尔麦特 相泽消太 欧相 同人 BL
白赤
米英

----------------------------

update

新一批受波及的tag包括

all叶修 瓶邪 曦澄 锤基 all叶 胜出 雷安 忘羡 魔道祖师 杰佣 巍澜 

改进了手段,使用了文字超链接的方式来隐藏链接

更名为职业赛车手

即使改名,他的原ID还是在本帖截图上的。


本帖为了警告以上tag可能波及的人群,打了很多tag,打扰了。

可以转可以转!


【刺客伍六七乙女向】快 睡 觉

✨ooc有。
✨轻微擦边球有。
✨很短。
✨粤语请自己脑补谢谢了。




“这么晚还不睡啊。嗯?”柒从你身后走近,刺客的职业使他可以掩盖脚步声,悄无声息的靠近你。











“诶…!我明明关门了你怎么来的?!”你瞪大了双眼看着他,他眼疾手快地拿走了你的手机。


























柒把你提溜到床上,帮你掖好被子。
“睡觉禁止看手机。不然。”
















“我就让你整夜都睡不了觉。”
他轻轻亲了你的脸颊。

“晚安。”







【梅花十三的场合】

“快睡觉。不然我明天不理你了。病人就要快养伤好起来。”

她伸手关掉你的灯。









“晚安吻。乖乖的啊。”

【刺客伍六七乙女向】强制要求

✨算。玩。S。M。吗。(喂)
✨合租前提。
✨没屁放辽。go↓






















【伍六七的场合】

“六七六七——”你拉着他的袖子,眨巴眨巴水润的大眼睛盯着他给你煮牛杂。





你很严肃:“我有一个想法。”趁他不注意伸手顺了一块刚煮好的鲜香牛肚,轻轻吹吹便放进了嘴里。

嚼嚼。

嚼嚼嚼。

…太!!好!!吃!!!了!!!!

六七是居家好男人啊…!!(感叹)


他操着剪子熟练地剪着冒着些许白色蒸汽的牛肚,听见你叫他,转过头疑惑地看着你。

“靓女怎么啦?肚子饿了?很快就好了放心吧。可以先吃大保刚做好的麻辣鸡翅哦…?”

他对着你狡黠地眨眨眼睛。

“啊对了,你刚刚说什么什么想法?”
他转过身去专注地调煮牛杂汤汁。




“壁咚我。”你依旧很严肃(大概)。





‘咚——’ 他手中的勺子落进汤锅。

“…?什么?靓女你确定?”
语调中虽然带点不确定的感觉,却已经转过身来紧盯着你。

“大概、确定…?”你看见他转过身弃牛杂于不顾,向你慢慢靠近,你感受到一丝微妙的不妙感从心底升腾而起。

突然想反悔了怎么办…………………

他伸出手把你轻按在墙上。
仿佛看出你心思般:“靓女说了可不要反悔哦?”



伍六七把手搭在你的腰上。
亲吻了你的耳尖。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伍六七你在干什么啊?????!!!!!

你脸红爆了。
不知道为什么脑子突然蹦出了一堆黄色废料。

“六七你在干什么啊……………?!我在开玩笑而已哦…?!”你颤抖着小小声说。

伍六七看见了你通红的耳尖与脸,坏笑着附下身来。“嗯?这可是靓女自己要求的哦?虽然是开玩笑但也要适可而止哦靓女。小心引 火 上 身。”

对不起有ooc了(痛苦)
明天写柒和十三的(?)
如果辣到您眼了很抱歉!!!!

【雷凯】相互斗争

✨意味不明
✨黑道(?)pa,正常公司关系→上司下属(大概)。
✨雷凯向。ky立刻去世。
✨走。

“喂,你。”雷狮叫住了一位站在他办公室门前的扎着高马尾的美貌女孩子。




“你是新来的吗。怎么没报到就直接过来我这里。”他皱起眉头,不悦的神色盈满那双紫色的眸。“虽然是新来的,这个排名可不像是要分到我所管辖的部门。”










“不能在头上戴那么大的星星。这点纪律都不懂吗。”



“难道是丹尼尔那边出了问题——?”
































“101。”


扎着马尾的女孩子转过身来,黑色长发柔顺地攀附在她的背上,滑出一个优美的弧度。



在转过身的时候,她的嘴边恶意的笑容堆积然而转瞬即逝。雷狮锐利的眼光捕捉到她笑容一角,眼尾带着凌利的神色想刺穿她的伪装。



戴着柔弱的面具,故作可爱的神情堆满了她的脸。











“你妈没教过你要有礼貌吗。见到可爱的小姐要问好。”


神色一变。

“啊——原来是雷狮大人。刚才的话多有得罪,我先告辞了。”

“凯莉…?站住。哼。你这个魔女怎么进来的。又黑了系统?”

雷狮不屑地盯着她。





“嘁。能黑进你们的系统是你们系统的荣幸。怎么?这种神情盯着我,我又怎么你们了?”凯莉带着娇俏的神色戏虐不已地盯着雷狮。

“不过真是稀奇呀。我们的雷狮海盗团团长竟然也会乖乖工作?”舔舐着棒棒糖,舌端抵着糖块在口中渐渐融化,糖液与舌头交缠拉出一道银丝。



雷狮盯着她饱满圆润的唇眼神一暗。




“…怎么。还不给了?”























雷狮捏住她的下巴。
撬开她的牙关宛如野兽般掠夺。
糖块在剧烈的亲吻下化成液体,草莓味的甜香盈盈双方的口腔。
分离时扯出一道银丝。

“惩罚的第一步。”